今日的選舉呈請判決,結果顯示選舉主任不確認參選人資格的決定(下稱 DQ),是有錯誤,同時也宣告我在上年 3 月 11 日的立法會補選中,並非妥為當選。

這宗選舉呈請之所以出現,原因在於選舉主任以參選人的政治立場,去判斷是否確認其資格,繼而作出 DQ 決定,效果就是選舉主任以審查政治意識形態方式,認定參選人是否主張港 獨,從而剝奪不同政見的香港人之參選權和選舉權。而 3 月 11 日出現補選的背景,是特區政 府以司法覆核手段 DQ 當選的立法會議員,推翻選舉結果。因此,政府 DQ 參選人和當選人的 做法,足以反映港共政權肆意剝奪香港人的公民權利和自由。

我認為立法會是反映香港人民意的重要平台,而議員是呈現選民意志的載體,所以,所有不同政治取態和立場的香港人,都有權參選,以及若果當選,有權在議會內自由發表和伸張其 政見,香港人的言論自由,是受《基本法》所保障的基本權利。港共政府侵犯選舉權利和言論 自由,打壓不同政見,變得專制和極權,社會愈趨不公義,結果就是迫使市民走上街頭。持續 三個月至今的反送中運動街頭抗爭,爆發的部份原因,就是政府 DQ 參選人和議員,令立法會失去反映民意和制衡的後果。

今日的判決結果,可能意味著我要離開立法會這個平台,但是我守護香港、守護港人核心 價值的工作並不會結束,個人議席的得失,不算什麼。在此我要感謝,在上年初選和補選中, 所有支持民主的選民的託付,過去一年多的議會工作,我如履薄冰,盡我所能抗衡惡法,包括一地兩檢、國歌法及送中條例等;我亦要感謝新民主同盟團隊和同工的長時間協作和付出,亦 感謝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在議會的合作,希望不負市民所託。以後我會在不同場合,包括在社區 和街頭,繼續與香港人並肩作戰。

我會與律師研究判詞,以及和團隊商量下一步的行動,我的大原則,是不認同選舉主任擁 有 DQ 參選人的權力。比起我自己的去向,我這一刻更關心反送中運動的發展,香港人五大訴 求是否可以缺一不可,以及追究警方濫權、濫暴,同時我承諾會繼續在不同平台和場合上,繼 續挺身捍衛香港的民主、自由、人權及法治價值。香港人加油!

2019年9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