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主同盟對2016年10月6日出版《壹週刊》有關范國威與被革除黨籍的丘文俊之間問題的報導,未經向新民主同盟執行委員會求證各種事實根據,胡亂以受訪者一面之辭作準的拙劣手法,對新民主同盟造成的傷害,表示遺憾。《壹週刊》並非首次以道聽途說的手法報導新民主同盟,然而今次以大篇幅臚列多項與事實不符的事情,新民主同盟執行委員會經討論後,認為需要公開作出澄清,以正視聽。

  1. 新民主同盟是香港各政團中唯一採取輪任召集人制度,並以黨章規定立法會議員不得擔任召集人的政黨,實行集體領導正要杜絕組織的決策向立法會議員和大佬文化傾斜,趙柱幫獲執委會接納成為社區主任及後參選,正好說明新民主同盟事務並非范國威一人說了算;報導中,趙柱幫指控新民主同盟審議區議會選舉準候選人資格存在雙重標準,並暗示新民主同盟向趙柱幫給予社區工作資源不足,事實上新民主同盟對所有準候選人一視同仁,趙柱幫也有按照黨內制度,向新民主同盟申領全數工作補貼。
  2. 2013年7月有報章揭發鄭家富佔用立法會停車位置之後,為處理有關問題,以及該月立法會秘書處正進行的物資審計事宜,新民主同盟於2013年7月29日晚上在乙明邨丘文俊辦事處舉行了一次內部會議,糾正部份公帑物資不妥地放置在非立法會議員辦事處的問題,因此報導中丘文俊指被搬走的,並非新民主同盟物資。
  3. 而此事期間,丘文俊因為家事出現情緒問題,執委會體諒其處境,但他卻不斷教唆當時任職范國威辦事處的前鄭家富職員,不服從僱主(范國威)的合理職務安排,結果需要執委會介入處理,該等職員因為持續採取不合作態度,並且有人多番向傳媒發放內部不和的消息,對新民主同盟造成嚴重滋擾,范國威經向執委會匯報及同意之下,解僱有關職員。
  4. 報導中,丘文俊指范國威以立法會議員身份獲編配的橫額位置屬新民主同盟資源,但新民主同盟必須指出,立法會議員辦事處的橫額位置,以及其他實報實銷開支,須接受立法會秘書處及相關制度規範,新民主同盟反對任何公職人員利用公共資源公器私用。陳兆陽和丘文俊未請示范國威及私自用范國威名義出信件予其他政府部門,實屬不當行為。
  5. 鉛水事件期間,范國威除了在立法會提出以《權力及特權條例》徹查鉛水事件外,亦曾2015年7月20日約見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以跟進包括水泉澳邨(丘文俊選區)在內的鉛水危機,當時丘文俊本人亦有出席,他指控新民主同盟沒有協助也非事實,執委會除了撥款資助各成員為服務地區驗水之外,個別執行委員更有私人捐款支持丘文俊,涉及款項近一萬元。新民主同盟沒有虧欠任何人。
  6. 2015年區議會選舉期間,范國威在政綱及文宣品設計方面,支援新民主同盟全體候選人,包括丘文俊、陳兆陽、趙柱幫,更曾於2015年11月20日於立法會的議員會議室召開記者會,回應針對包括趙柱幫在內的抹黑單張事宜,趙柱幫當時亦有出席。新同盟對所有黨友一視同仁。
  7. 新民主同盟2015年區選取得佳績後,丘文俊在本年初曾多次在內部討論中,呼籲應派范國威參加超選(有文字紀錄),及後也贊同關永業出選,並協助關永業爭取陳兆陽及趙柱幫的提名,但丘文俊竟然在報導中出爾反爾,反稱今年6月時以反對新民主同盟參加超選為由,考慮退出新民主同盟。其政治誠信,令人不齒。
  8. 丘文俊指范國威不肯出席沙田地區活動,實情是對方過去三年來持續拒絕邀請范國威,例如今年初陳兆陽及趙柱幫的區議員辦事處開幕,經執委會多番敦促,二人均以「街坊意見」為由,推搪不肯邀請范國威作為主禮嘉賓。尤其嚴重,有人不斷在街坊鄰居面前,抹黑范國威,其道德操守,可謂拙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