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2 0228
新界馬灣大街村中 218 號地下 B 室
  新界荃灣西樓角道 202-216 號昌寧商場 G/F 43 號舖

譚凱邦在中文大學主修環境科學,二○○二年畢業。他大學畢業後曾任職教師,二○○四年創立環保組織環保觸覺,針對有違環保的現象作調查和監察,把分析結果廣為傳播,以提高香港市民的環保意識和觸覺,從而建立一個更環保的社會。他自言以前是純環保人,即是只關注環保議題,後來逐漸覺得環保根本離不開政治,要更有效提倡環保,必須從政府的政策入手,要影響政府政策,最直接的方法是在議會裡發聲。二○○八年,譚凱邦以獨立人士身份參與立法會選舉,競逐九龍西的議席。有人批評他不自量力,他也落敗了,但卻是一個純環保人勇敢跨出的一大步。

純環保人參與議會選舉面對的第一個難題是如何宣傳。譚凱邦解釋,現時一般政治宣傳都離不開派傳單和張掛橫額,網絡當然也是有效工具,還可以減省紙張物料的泿費,但只對年輕一代和習慣上網的人才有用,總不及在街上派傳單直接簡單和主動性強。環保人派紙張印刷的傳單,不招來批評才怪。他承認有過內心掙扎的時候,也仔細思考過這個問題,但傳單不得不派,可以做的是盡量節省用紙,別人派一大疊,他只派一張,亦希望宣傳得的成果可以抵消所造的浪費。

一直在九龍西活動的譚凱邦雖然立法會選舉失敗,但沒有放棄走議會路線的念頭。二○一四,他加入新民主同盟,希望結合力量,開拓新界西。

「新民主同盟被視為溫和本土派,我也是溫和本土派,大家志同道合。新同盟是包容性強的組織,很能接受新事物,發揮的空間可以很大。」

以環保議題為政綱的政黨,即綠黨,在香港有發展的空間嗎?譚凱邦坦言曾經考慮過組織一個這樣的政黨,但以香港現時的比例代表制分區選舉,就算組成綠黨也很難取得議席,所以綠黨要生存,可能要等到將來立法會全面直選,而且除了地區選區之外,還有一個全港單一大選區,才會有更大的機會。他覺得環保組織之類的壓力團體要進入議會發聲並不容易,有時候要作出取捨。壓力團體沒有爭取選票的顧慮,在某些議題上帶領社會的能力較強,政黨卻不能和選民距離太遠,要在環保上多走一步,往往須考慮民眾的取態。他希望在新民主同盟內多點提出環保的議題,能夠透過新同盟推動更多環保工作。

譚凱邦指出,環保和民主關係密切,香港因為不民主,所以很多大型基建工程都能夠在立法會取得撥款。他補充說,他並不是反對基建,那些有利本地發展及改善本地環境的基建他非常支持,大欖隧道便是一例,但大多數跨境建設,如港珠澳大橋、蓮塘口岸、高鐵等,耗資鉅大,對本土並無實質利益,純粹只為了所謂中港融合,而且妄顧民意,不是毫無諮詢便是虛應故事,利用一個不民主的機制來動用社會的寶貴資源,最後這些基建還可能成為大白象。

「眼前最明顯的例子是機場第三條跑道,也是新民主同盟堅決反對的。這第三條跑道差不多是把白海豚趕盡殺絕,而且操作上亦不可行,飛機升降亦需要有足夠的空域,深圳不開放空域,根本一切都是白費氣力。現在政府要繞過立法會,一意孤行,因為有一個不民主的制度才可以這樣肆意妄為。」

雨傘運動期間,譚凱邦在佔領區渡過不少時間,也睡過多晚,但他感到很無奈,覺得特區政府始終只是代理人的角色,抗爭活動對不準權力核心,一切也是徒勞。他有時候也分不清自已是悲觀還是樂觀,只知道在可行的範圍內盡力做,一方面覺得努力去做也許有贏的機會,而不做則一定是坐以待斃,但另一方面難免感到怎樣做也好,最後都會失敗。

譚凱邦現在是環保和從政雙線發展,亦希望可以相輔相成。他感慨地說,以前時常因環保議題而向區議會請願和遞信,那些區議會主席接過信,視作例行公事,幸運的話有些建議可以去到區議會的會議桌上,大多數情況是石沉大海,沒有人會重視,既然如此,何不自己落場走進議會?

譚凱邦自言視環保為人生中最重要部分。他讀中學時,教生物的老師時常和他們談論環保知識,中四那年,老師帶他們出海觀看白海豚。譚凱邦永遠不會忘記那景象,當時的白海豚一點也不怕人,圍著船隨波逐浪。大自然的奧妙和壯麗啟發了他,從此矢志以環保為終生事業。

「我最希望能夠在政界更進一步,為環保多發聲,在可能的範圍內影響政府的環保政策,最理想是帶來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