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3 6766
新界荃灣西樓角道 202-216 號昌寧商場 G/F 43 號舖

二○○三年,政府向立法會提交議案討論,計劃把官立夜中學外判。很多夜官中師生都感到氣忿,因為政府完全沒有諮詢,外判後夜官中教育將會商品化,學費亦會愈來愈貴,令無法在日間正規學校接受教育但有志向學的人士難以負擔。王珮芝當時便是一位夜官中學生,她加入了由夜官中師生組成的大聯盟,上街遊行抗議和請願。那是她第一次參與社會運動,甚麼也不懂。

王珮芝後來在公開大學修讀環境學,認識了不少環保團體,接觸得較多的是譚凱邦創辦的環保觸覺,還加入了這個組織。環保觸覺關注的環境問題主要和城市發展有關,工作分為運動和教育兩大類,王珮芝兩者都有參與,很多時候要走上街頭,擺街站、派傳單、收集簽名等工作,經驗就是這樣累積起來的。現時環保觸覺在跟進兩大項目,一是機場第三跑道,另一是新界東北發展,她一直都有參與。

去年開始,各政黨都在籌備今年年底的區議會選舉。已加入新民主同盟的譚凱邦建議新民主同盟拓展荃灣區,在泛民的協調機制下,新同盟最後選擇在荃灣區的綠楊選區派員參選。王珮芝在譚凱邦的推薦下亦申請加入新民主同盟,她通過了入黨的面試,成為新同盟黨員,開始在綠楊區工作,準備出選。

「我工餘的時間全用了在地區工作上,有時候感覺是在做兩份全職工作,十分吃力。曾經為了製作派上樓的通函,整個星期通宵達旦工作,幸好有朋友義務幫手。但這是對新民主同盟的承諾,我一定要做好。」

開荒牛總是辛苦的,何況民主同盟不是資源充裕的大政黨,而且連地區辦事處也沒有,有的只是年輕人不怕吃苦的幹勁。王珮芝自言是泛民中人,因為投身環保工作的都知道環保和民主制度息息相關,民選政府必須向選民問責,制定發展政策時不可能不顧及影響市民生活的環境。推而廣之,所以她反對有篩選的假民主普選。雨傘運動期間,她和譚凱邦等人在荃灣港鐵站天橋設街站,派發傳單,解釋佔中的理念,有一個反對佔中的男子突然走上前,把傳單搶走,扔到天橋下的街道上。這個男子被熱心的途人制服,他們也報了警,但已浪費了幾個小時,甚麼也做不到,而他們花了幾百元印製的傳單亦報廢了,更不要說這是第一天的行動,可謂出師不利。她感到很無奈,覺得政見雖然不同,但為甚麼不可以互相尊重。

二○一四年六月,王珮芝加入新民主同盟,其實她之前在工作上已經和新同盟有多次的合作機會,對這個組織並不陌生。她指出,新同盟是年輕的政黨,也多年輕黨員,有些甚至得二十一、二歲,執行委員會當然主要由資深黨員組成,不少都已從政多年,很有經驗。她最欣賞的是新同盟很著重培養人才,以年底的區議會選舉為例,新民主同盟計劃派一些年輕的黨員參選,這當然風險不低,但新同盟願意給予新人發展的機會,敢於嘗試和承擔風險,非常難得。

「加入新民主同盟是因為理念相同,當然,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有自己的想法,但主要的立場和目標一致,合作是愉快的。地區工作一點也不簡單,何況我們要從零開始,不過大家都在埋頭苦幹,你可以不全力以赴嗎?」

王珮芝所長在環保,但她認為香港人的環保意識目前還不夠強,比起亞洲區內如台灣、南韓和日本等地方是落後了。她舉例說,污者自付計劃擾攘了多年,還是未能有明確的政策出台;又如近年討論得最多的二堆一爐,除了受影響地區的居民外,整個香港社會似乎都關注不足。這種環境也是為甚麼香港仍未能產生一個綠黨的主要因素。王珮芝認為政府絕對有責任制定完善的環保政策和做好公眾教育,可惜特區政府的管治愈來愈混亂,作風亦無規無矩,就像一意孤行要興建機場第三跑道,竟然繞過立法會的審議,此惡例一開,恐怕衍生很多問題。

王珮芝現時希望快點到年底的選舉,可以完成一個階段的工作。她語帶感慨地說,綠楊選區其實有點像香港的縮影,區內不少問題一直沒有得到好好解決而積壓下來,亟欲改革的居民卻有心無力,每次選舉都敵不過大規模動員的投票機器,於是怨氣累積。但就如雨傘運動這樣一場史無前例的民怨大爆發,這個政府仍然可以無動於衷,難道要再來一次這種令所有人都身心疲累的大規模群眾運動,才可以帶來改變嗎?

「雨傘運動期間,大家發覺平時車水馬龍的旺角彌敦道空氣好了、噪音少了,原來生活環境可以是這樣的。其實我們的城市是否真的要發展成一個擠迫嘈吵的地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