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等了三十年,你,還沒醒悟?

1984年12月19日,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和中國總理趙紫陽在北京簽訂了中英聯合聲明,定明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管治,承諾實行一國兩制,原有香港的生活方式和資本主義制度不變,直到2047年。由於當年趙總理曾向當時對回歸有質疑的香港大學學生會生保證:「民主治港是理所當然的」,所以那一代的港人,對民主回歸,充滿期盼。及至過渡期,基本法中也列明2007年「可以」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因此,即使發生了六四屠城,中共血腥鎮壓了北京學生和工人的民主運動,即使人心惶惶,樓價下挫,移民潮上升,大部分港人仍然對民主回歸和一國兩制,充滿盼望。

然而,在董建華被欽點為特首後,即執行「去民主化」任務。首先,董建華大力推動母語教學、精英主義和廿三條立法;更推行了區議會委任議員,並迅速殺死幾乎是全民普選的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致使在地區事務上,除了民意被委任的議員閹割外,資源更被分配到左派和土共的團體及外圍組織去。而當年為了應付亞洲金融危機,使香港的經濟,變成倚靠中國的局面,令香港的人均生產總值,一直未可攀升。

董去曾來,香港的政局和經濟每況愈下,貧富懸殊嚴重,政策更一面倒向大財團傾斜。尤有甚者,特首和政務司司長也爆出貪污醜聞,官商勾結已經到了危害管治的地步。究其原因,明顯為去民主化及小圈子選特首所致。2005的政改方案,情況更令人沮喪。基本法列明的雙普選,由2007年可以實施,變成之後才可以實施;更否定2012年的普選,政改一拖再拖至2017,土共和商界繼續控制政府,把玩市民。2010的政改,只是把選舉委員會由800人增加到1200人,由於民主黨支持超級區議會方案,密會中聯辦,結果新方案保留了功能組別。自此,北京違反一國兩制原則,干預特首選舉,來得更加明目張膽,中央在背後發功,把土共梁振英推上特首之位;接著,更不斷挑戰香港的法治基石,要求法官愛國,否定三權分立!

2014年的政改方案十分吊詭,北京似乎明白須要依照基本法履行其普選承諾,於是搬出國家安全等藉口來篩選特首候選人,對立法會的民主化更隻字不提,明確要監控特首選舉來進行假普選,把立法會變成人大政協會議。更令人絕望的,是2014年6月的一份白皮書,硬把一國兩制,港人治港,變成一國之內,須要愛國者治港。袋住先,要一個沒有民主的假普選,你,醒悟了沒有?否決假普選,當然北京也必贏!

政改諮詢過程中,許多不同聲音要求降低候選人門檻,仍然不得要領。同意和北京溝通的人士也碰到一鼻子灰,活脫脫成為北大人的議政佈景板。如今,2014年9月1日之後,要在香港爭取民主,便要爭取本土利益。否則,你們只是助紂為虐,歸順共產暴政,與港人為敵,出賣香港。從來,在香港爭取民主,人人都應該是本土派。

陳竟明
2014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