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竟明博士
香港中文大學環境科學課程主任、生命科學學院副教授

香港的環境影響評估條例,自1998年實施以來,一直引起很多爭議。十年前有塱原濕地興建落馬洲支線的爭議,九鐵公司與政府對簿公庭。近年則有港珠澳橋落腳點,在東涌以北填海的爭議,引來居民作出司法覆核;還有最近龍尾興建人工泳灘的事件,在環評上的爭議點是環保團體的物種調查與專家報告並非一致,加上以人手遷移潮間帶物種的可行性問題等,環評便被指為不盡不實,只是為遷就發展而設的。香港的環評有什麼甚麼問題?

首先,香港現時的環評條例最為人詬病的地方,是其門檻低、設計遷就發展。在環評條例中最重要的部份,是要工程倡議者在施工時對環境影響作出舒緩性措施(migaons,migavemeasures),以減少工程對環境的影響。就此,把關者正是環保署署長,署長要決定那些建議中的舒緩性措施,能「盡量」減少工程對環境生態的影響,才對工程發出環境許可証。據環保署資料顯示,自環評條例實施以來的1723份申請,只有14宗不獲批;在444項申請環境許可證中,427項發出准許,14宗申請撤回,只有2宗不獲批。簡單來說,九成半以上的環評獲批,若是政府為工程倡議者的,更必批無疑。

就以最近龍尾建人工泳灘為例,工程倡議者為土木工程署及康文署。數年前,曾特首的施政報告更明言要把大埔龍尾泥灘,打造成人工泳灘,以配合大埔汀角區域的水療渡假酒店等旅遊設施。為應付環評要求,有關部門即工程倡議者得找顧問工程公司完成工作,顧問公司當然要中立,也要作專業研究報告。然而,若政府部門要顧問公司完成工作,顧問公司自然只是為其顧客服務,而不是向市民問責。換句話說,若是政府官員要完成倡議工程,也會找到一些願意合作的顧問工程公司來完成環評要求。現在龍尾人工泳灘受批評的,正是環評報告中的生態調查,顧問工程公司與環保團體或保育人仕所錄取的品種,差異很大。有人更質疑,顧問工程公司是找甚麼人去查察生物品種,其中有沒有利益衝突,而得到工程獲批准的結果。

香港的環評條例中,另一為人所詬病的地方,是沒有對可能會出現的社會影響做評估。現在的環評條例,要求各工程項目考慮以下各項與環境有關的負面影響,包括‥空氣、噪音、水質、廢物、生態、漁業、景觀和文化的影響等,但是卻沒有包括對人文和社會的影響。以龍尾工程為例,人工泳灘的興建令住宅區轉型為旅遊區,當地的居民會受到很多滋擾,漸漸地區內社會組成或社區形態,也將要受到不可逆轉的影響。明顯地,很多的城市發展,的確影響到社會或社區轉變,並且一直被忽視的,例如高鐵的興建和新界東北發展等;這也令港人醒悟‥發展過度,會使農業社會和鄉土情懷消失得很快。

公眾參與時間不足,亦是目前環評制度較多人不滿意的地方。香港已發展為一公民社會,但現時香港《環境影響評估條例》,公眾查閱環評報告時間只有三十日。很多意見認為,公眾查閱環評報告時間需要增至六十日,才可以讓市民和公民團體有充足時間細閱環評報告,並提出意見。此外,公眾無法參與討論工程為環境所帶來的影響,也是不合理的。即使是上訴權,也只是工程倡導人因不滿環保署署長的決定,才能上訴。但其實很多工程項目所影響到的保育地方,多是生態敏感地,都是市民會去的地方,而不是單由發展商擁有的土地。可是,目前公眾參與的空間,依然十分有限。

綜合而言,要改善環評制度,應該先加入社會影響評估、延長公眾諮詢時間至六十日,並提供上訴權予公眾人士。至於生態調查方面,在生態敏感地附近的地方,必須要提供二至三年(共二十四個月)的調查結果,而不是目前的幾個月便草草了事。同時,也要訂出對調查者的專業和獨立性要求,雖然具體操作上比較難執行,卻是十分重要的。

其實所有工程發展,在最初的階段,須列明其實際目標和用途,並列出沒有更好的替代方案,才做可行性研究,最後才有正式的工程倡議。但是,香港回歸後的工程,很多都是地標式項目,或是政治性訴求多於實際需要,環境影響評估的爭議,也便無日無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