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機會委員會於2014年7月8日發表《歧視條例檢討》公眾諮詢文件,首次就《歧視條例》進行全面檢討並聽取公眾意見。現行的《歧視條例》涵蓋性別、殘疾、家庭崗位及種族歧視,諮詢文件建議合併四條條例,盡可能簡化統一條例內容,並擴展條例的規管範圍,新民主同盟對諮詢文件的立場如下︰

將香港居民身份及相關身份納入《種族歧視條例》

  1. 新民主同盟反對《歧視條例檢討》建議種族歧視下的受保障範圍擴展至香港居民身份或相關身份。平機會的擴展建議關乎基於當事人是否香港永久或其他類別居民、或是否從其他地方移民到香港(移民身份),而出現的待遇差別。新民主同盟認為,新來港人士、大陸旅客與其他香港永久居民份屬同族關係,以種族歧視條例作出身份上的區隔,反而會加深中港矛盾,做成香港社會分化。
  2. 新來港人士及永久居民間的待遇差別未必侵犯基本人權,而是涉及公共資源的適當分配,例如社會福利資源的緩急分配。現時香港永久居民及新來港人士所享有的社會福利有優次緩急之分,是用以保障本土居民,做法符合國際慣例。若新的歧視條例獲通過,一些用作分配公共資源的機制,例如申請公屋須居港滿七年的要求,都可能被視作歧視新來港人士,這會使香港本已有限的社會福利資源進一步不敷應用,破壞公共資源分配的平衡,更加深香港永久居民與新來港人士的社會矛盾。
  3. 諮詢文件第2.86段提到,終審法院於2013年12月裁定綜援必須居港滿7年才能申請的規定違憲,作為《種族歧視條例》需要保障新來港人士的理據;然而,終審法院的判詞是以公共政策的角度裁定政府違憲,因為要對一項憲法權利加設限制,一定要有一個正當合理的社會目標作為理據,例如「省錢」本身不會因而確保綜援制度的可持續性,故便不是一個正當合理的目標,而且居港滿7年的規定與政府本身的社福制度及單程證制度有所牴觸,終審法院並非以政策帶有歧視為由作出該項裁決,故此,判詞亦不認同政府要為新來港人士劃一申請社會服務的資格,足見終審法院的裁決並不是修訂《種族歧視條例》的有力理據。
  4. 新來港人士享有作為公民的基本權利,《基本法》第三章: 居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保障新來港人士亦可享有包括言論、出版、集會、遊行示威自由等基本權利,在法律面前亦一律平等,而第四十一條亦保障在特區境內的香港居民以外的其他人,依法享有第三章規定的香港居民的權利和自由。足以顯示無論新來港人士抑或中國旅客,其基本權利均受到《基本法》的充分保障,某些論者以納粹政權對猶太人的種族歧視比喻中港矛盾,純屬危言聳聽。
  5. 「待遇差別」定義廣泛,諮詢文件第2.80段便提到拒絕提供服務,都屬於「待遇差別」。但觀乎現時的中港矛盾情緒,主要針對新來港人士或大陸遊客的行為舉止等,而並非純粹身份衝突,故難以如諮詢文件第43頁的例子9般,輕易判別某人感覺受辱的原因,單純是由於其大陸人的身份,例如某些商店不願招待行為不檢的顧客,《香港鐵路附例》中亦限制乘客的行為不可滋擾他人,這容易帶來灰色地帶。
  6. 「待遇差別」若包括規範「侮辱性字眼」,如以「蝗蟲」形容新來港人士及大陸旅客,則社會上其他衝突帶來的用語,如持有外國國籍的香港永久居民常被稱呼為「漢奸」、「賣國賊」,日後亦有可能要歸納為「待遇差別」,使《歧視條例》成為一則「以言入罪」的條例,令社會人人自危。
  7. 諮詢文件第43頁的例子10,甚至將商戶向特定顧客提供折扣優惠的經濟行為,亦納入「待遇差別」的歧視行為,明顯矯枉過正,諮詢文件亦忽視了商戶即使只向香港永久居民提供優惠,亦有可能構成歧視,為香港居民身份的區別而加諸繁複的限制並不合理。
  8. 中港矛盾涉及「港深同城化」、公共資源分配不均、兩地文化鴻溝等多層次的衝突,絕非單純立法禁止言語歧視就可以解決雙方的紛爭,新民主同盟認為現時的中港矛盾須由特區政府以公共政策角度解決,平機會貿然介入只會激化仇恨,令矛盾加劇。

將事實婚姻關係(異性 / 同性)納入《性別歧視條例》保障範圍

  1. 平機會建議將《性別歧視條例》下受保障的婚姻狀況,修訂為「伴侶關係狀況」,並參考澳洲及英國為屬「未婚」但有「事實婚姻關係」的人士提供保障,令《性別歧視條例》的保障可涵蓋同性伴侶及有同居關係的伴侶。新民主同盟贊成此項修訂,認為修訂可令未婚伴侶與已婚人士享同等福利,能夠回應社會實際情況。
  2. 「事實婚姻關係」雖能保障同性伴侶關係狀況,但同性戀者於日常生活中所受的歧視仍不獲保障。新民主同盟建議政府應盡快為性傾向歧視立法進行公眾諮詢,聆聽各方意見,保障同性戀者免受歧視,促進他們融入社會。

合併四條現有條例

「性別、懷孕和婚姻狀況;殘疾;家庭崗位;種族」四條歧視條例應用於不同處境時,即使是規管同一違法行為的形式,亦會有不同的處理方法,例如針對少數族裔的就業歧視主要關於其中文水平,而女性面對的就業歧視則與懷孕、性騷擾等有關,將四條條例合併可能會引起理解混亂,反而導致執法困難,因此,新民主同盟對一刀切合併四條條例有所保留,認為平機會應向公眾進一步解釋簡化條例的原因及優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