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 港人優先,何謂「港人」?

香港是一個移民城市,歷史上均是不同種族、出生地人士聚居的地方,但並沒有阻礙香港發展出日趨成熟的主體意識。故此,港人優先的定義,並不以種族或者原居地為限,而是必須擁護香港的核心價值,願意共同守護香港的公民。而香港永久居民的身份,則是法律上釐定何謂公民的界線。
事實上,香港早在殖民地時期,經已構建出獨有的主體意識,「一國兩制」的制定,正是北京政府對香港本土意識的讓步,承認香港人在政治、社會、經濟、宗教、語言、文化、歷史等各方面的獨特性。
二次大戰之後,歐洲各國為反抗法西斯主義此極端民族思想,促使歐盟各國締結聯盟,成員國不分種族,共同追求和平、愛好民主、促進人權。支持本土優先、港人優先的觀點,亦同樣遠遠超出狹隘的民族主義,而是以香港的核心價值為基礎,構建公民價值,本土意識並非追求民族間的分裂,與港獨亦根本沒有必然的關係。

Q2. 何謂核心價值?

香港的核心價值,來源於香港人的共同生活體驗,當中既接納了部分西方普世價值,亦在本土的社會情況接軌,逐漸建立起自由、法治、人權、民主、廉潔等屬於香港的核心價值。
香港的司法制度自19世紀開始確立,法治精神、司法獨立等理念早在香港落地生根,及後更由此發展出廉潔奉公的概念,加上廉政公署的成立,令法治、廉潔亦成為香港的核心價值。
加上自香港1841年確立自由港地位,社會氣氛一直較大陸自由︰從經濟上的質易自由,衍生至社會層面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宗教自由,均是香港社會尊重的權利,令自由、人權等的價值亦植根香港。
追求民主亦是80年代中英就香港前途談判以來,不可或缺的議題。從「民主回歸」論,到2003年七一遊行後爭取雙普選的呼聲,發展至2014年的雨傘運動,均是香港人共同追求民主的明證。

Q3. 如何繼續以本土意識爭取民主?

唯有立足本土,方可爭取民主。本土意識是奉行自治的先決條件,「一國兩制」的制定,正是北京政府對香港本土意識的認同,北京明白香港人無論在制度、意識形態、生活方式,均與共產中國有明顯不同,香港人並不願意接納中共的一套,故此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建基於中港差異之上。
故此,北京自2003年改變對港策略以來,致力推行盲目中港融合,經濟上推行CEPA、自由行等政策;出入境政策上則模糊邊界,推行一簽多行措施,亦不予特區政府參與審批單程證;文化政策上,則推行普教中、推廣簡體字等,壓抑粵語文化。若任由本土意識受盲目中港融合侵蝕,令香港失去特色,儼如直轄市的話,「一國兩制」便失去合理性,再難爭取民主普選。故此不談本土,民主自治便無從談起。

Q4. 既然支持本土,那是否同意港獨?

本土意識與港獨沒有必然的關係,香港的主體性早已確立,並受一國兩制保障,可惜中共從沒給予香港人真正的自治,更以天朝大國的心態,利用盲目中港融合,蠶食香港的固有文化、壓抑香港人的本土意識,並將本土標籤成港獨。面對龐大的國家機器,香港人只有堅持守護本土,捍衛核心價值,維持香港相對大陸的制度、文化優勢,促使特區政府推行以港人優先的政策,才有望抵抗眼前面對的困境。

Q.5 如何在議會工作上實踐本土理念?

新民主同盟堅守務實本土理念,是首個將港人優先訴求帶入立法會的政黨。新同盟在上屆立法會會期內,兩次提出「港人優先」議案,要求政府在制訂政策時以港人優先為依歸,以處理中港矛盾,包括︰要求取消雙非嬰兒的居港權、行使單程證入境審批權、為自由行設限、立刻取消深圳居民一簽多行等等。
新同盟反對盲目的中港融合,亦支持香港力求做到資源自給自足,例如在審議財政預算案時要求刪減購買東江水的支出,要求政府以海水化淡逐步取代東江水作為主要食水供應來源;反對向大陸購電,並發展海上天然氣接收站,以免依賴大陸單一氣源;要求停上輸入大陸活雞,並促進本地養雞業的發展等。

Q6. 中港區隔?

新民主同盟認為中港之間應有區隔,可從政策著手,當面對大陸摧毀人道價值或施以政治迫害的大是大非議題,例如六四天安門事件、李旺陽被自殺、趙連海查毒奶粉入獄等事件,我們都以信奉的普世價值來看待,著眼於香港當前局勢之餘,亦不忘保持國際視野,不會置其他公義之事於不顧。

Q7. 議會抗爭有用嗎?

立法會的功能組別制度,保障了保皇黨可得到議會的大多數議席,掌握議會表決的生殺大權。自梁振英上任後,政府越益漠視程序公義,恃著立法會由保皇黨控制,便無視反對聲音,一再迫立法會通過有嚴重爭議的工程撥款或政府法案。
新民主同盟堅持以議會抗爭的方式,過去在財委會審議新界東北、三堆一爐、高鐵超支的撥款,均以拉布方式,阻止財委會粗暴表決撥款。
純粹的議會抗爭的確難以成功,因為沒有人民參與的抗爭,就只有失敗一途。故此,除了議會抗爭,新民主同盟積極參與社會運動,在立法會審議俗稱「網絡23條」的版權修訂條例時,便積極與民間團體及其他泛民政黨協作,在立法會運用議事規則容許的方式拉布,以拖延時間累積反對民意,最終成功以拉布拉倒惡法。
可見結合公民社會的議會抗爭,卻能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回顧過去高鐵工程、新界東北撥款等多次爭議,民間團體均積極發聲,引領公眾參與討論公共政策,這次依仗民意拉倒網絡廿三條,便是得益於過往累積的經驗。我們不應讓日趨成熟的議會抗爭就此止步,反之我們更應思考如何擴大民意在議會中的影響力,以選票讓出賣港人的保皇黨議員付出代價,讓議會抗爭在議事堂中發揮更大的影響力,真正制衡有權用盡的特區政府。

Q8. 支持港獨?

現今有眾多的年輕人,在探求社會的出路,港獨是他們的選項之一,即使明知香港尚未有成熟的獨立條件,仍然義無反顧去探索此一出路,並認同港獨是他們的選項之一,究其原因就是北京及梁振英政府對一國兩制肆意踐踏,令「民主回歸」破產,年輕人不再相信北京會給予香港真正的民主。
延續並真正落實一國兩制,讓香港實行本土自治,特區政府要以香港人為本位,制訂以港人優先的施政方針,才能回應年輕人的訴求,應對眼前香港人面對的困局。

Q.9 既然現在每個泛民政黨都稱自己維護本土,新同盟又有甚麼優勝之處?

范國威早於2014年12月動議「港人優先」的議案,保皇黨當然貫切其作風,口講一套認同港人優先,但投票就另一套;然而,某些泛民大黨同樣抱持舊式思維,只懂強調「歧視」、「踩住弱勢社群上」的陳腔濫調來反對「港人優先」,為求政治正確而不觸及資源問題,在港人利益處處受到威脅時坐視不理,以偏頗的言論模糊焦點,及製造更多中港矛盾的問題。現時雖有不少黨派開始改談本土,但大多只是提出願景或原則,只有新民主同盟最早提出切實的政策倡議,循資源分配、文化保育等實際層面,解決眼前的困難。
新民主同盟打從2010年創黨以來,以港人優先的理念為政策倡議的出發點,每當中共政權一次又一次企圖觸及「一國兩制」的底線時,新同盟總毫不猶豫站到最前線, 鏗鏘表明清晰的港人立場,為本土理念守穩陣地,絕不退縮。由要求香港行使單程證審批權、修訂綜緩居港年期、削減自由行、取消一簽多行等的長遠人口政策建議;到普教中、降低大專招收非本地生比例、修改購買東江水協議為按供水量收費、停建盲目中港融合的「大白象基建」等教育及經濟的倡議,都跟香港市民共同進退,新同盟的立場與行動,以至議會內投的每一票都貫徹始終。

Q.10 新同盟的政策倡議為何?

新民主同盟認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不只在形式上要作出政治區隔,更加需要在制度上提供合適的土壤,讓香港擁有真正獲港人授權、擁護本土核心價值的政府,從而建立起真正適合香港人生活的城市,而不是一個只向大陸權貴傾斜的不公義社會。要解開政治困局,本土意識才能為香港帶來一條可行的出路,因此,新同盟認為制訂政策時必需以「港人優先」為依歸。
提出的政策倡議包括︰
入境政策方面,根據《基本法》第二十二條,於單程證出入境的雙重審批制度中,行使審批入境權,為本港長遠人口政策好好把關;修改《基本法》第二十四條,取消「雙非嬰兒」的居港權,以制訂符合港人整體利益的人口。
教育政策方面,必須檢討中、小學推行的普教中計劃的教學成效,同時為廣東話及繁體字制定獨立的政策以保障法定地位,以免使學生所學脫離本土文化,影響本港的文化承傳;降低資助大專招收非本地生的比例,將本地的教育資源優先給予本地學生使用;幼稚園必須收錄「原區就讀」的學生,教育局應將各校網預計的小一剩餘學額編配作第37個校網,供跨境雙非學童選擇,避免本地學童要跨區上學。
經濟發展方面,為自由行旅客人數設限,並立刻取消深圳居民持一簽多行簽注的措施,以減低大量大陸旅客訪港對本港居民造成的影響;修改東江水的購水協議,改為按供水量收費,以減少本港投放在購買東江水方面的開支,並集中資源研究海水化淡技術,讓海水化淡長遠成為本港一個重要水源;停止規劃盲目以中港融合為目標的「大白象工程」,確保大型基建能切合港人長遠需要,避免再有基建工程持續延工超支;保障本地勞工權益,反對盲目輸入外地勞工。
福利政策方面,必須重新修訂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的居港年期限制,並依循立法程序將條例草案交付立法會審議,以確保香港永久居民可優先得到社會福利的保障。

Q.11 新民主同盟支持港獨嗎?

新同盟現階段不爭取港獨,港獨亦並非新同盟的政綱,但我們認為香港人可以研究, 並保留獨立作為香港未來前途自決公投時的一個選項。而現時要在香港盡快落實民主, 捍衛本土權益,達成真正的自主和高度自治,才是最迫切的事情。另外,當年的民主回歸論,今天被認為是失敗。雨傘革命之後,港人自決的呼聲越來越大,便漸漸走向港獨,尤其是年輕人確實十分支持港獨。上一代香港人記憶猶新,九七前途談判,全體香港人被摒諸門外,冇份參與,因此若果中共自問特區政治和民主程度優於港英時代,相信大部份香港人滿意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話,就應該有信心讓全體香港人有份參與未來以及2047年的前途自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