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港八間大學的資助學位課程,包括學士學位,以及碩士及博士研究院課程,由政府透過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教資會)以公帑資助,所以收生的原則,應以香港人優先。

只從2008/09年度,基於推動大學國際化,學士課程的院系最高非本地生由10%升至20%,非本地生比例持續上升。可是原來倡議的國際化,變成大陸化,大部份非本地生是大陸學生。現時大學校園內,普通話的交談聲不絕於耳,大陸學生比例越來越高是眾所周知的事實。

此外,大學不斷開辦自資修課式的研究院課程,非本地生的數目,由2010/11年度的6,800人升至2012/13的11,300,其中大部份是大陸學生,數目龐大。

以我們提倡以下政策建議,以達到「港人港大學」為目標。

資助學士課程

於2012/13,根據教資會資料,本地資助學士課程共錄取14,662本地生及2098非本地生,非本地生佔14%。

根據現行政策,教資會資助院校可招收非本地學生(包括內地及海外學生)修讀學士學位課程,每個課程人數以核准教資會資助學額的20%為限,當中包括最多4%的教資會資助學額和最多16%的非教資會資助學額。雖然政府一直強調本地申請及非本地的申請是「兩條隊」,但我們認為仍存在間接競爭。由於現時本港適齡學生入大學率只維持約18%,遠低於其他已發展國家,並且該比例多年來沒有增加,政府有必要在收生環節著手,提高本港學生入讀大學的機會。

為提高本地學生大學學額,我們建議:

  1. 我們認為所有教資會資助學額應全數百份百歸予本地學生,所以該4%(現時作非本地生學額)應全數撥予本地生。以2012/13為例,本地學額可即時增加超過500個。
  2. 現時各課程以超收方式收非本地生,平均為13至14%(註:2013/14數據)。我們認同來自不同地區的學生能促進文化交流,但同時超收方式可能會攤薄學系資源,可能影響本港學生,所以我們認為應以10%為上限。同時,為達到國際化這原設目標,應確保超收的非本地生來自不同的國家及地區,建議個別國家(包括中國)上限為5%。
  3. 政府指出將資助本地學生返回大陸入讀大學,這是極之荒謬的政策。政府應以相關資源,提供更多本地大學的資助學額,以提升本地大學的入學率。

資助研究院課程(包括碩士及博士課程)

根據教資會的資料,於2012/13學年就讀資助研究院課程(包括碩士及博士)的學生,本地生及非本地生的數目分別為531及1876,差不多是二八之比。我們認為出現這情況,是由於有大量大陸申請者有關。該年度的本地申請為2,040宗,而非本地申請為18,600,非本地申請(大部份是大陸生)是本地的9倍。若大學只以「擇優而取」的方式收生,在大量非本地申請者的情況下,香港申請人獲取錄的機會變相減低。

為提升本地學生入讀本地研究院的機會及比例,我們建議:

  1. 由於香港需要本土學者及教授,而研究院課程為重要階梯,加上資助研究院課程由政府資助,應以優先取錄本地生為目標。
  2. 於2005年及以前,教資會規定本地研究生課程最多只能取錄2成非本地生,及後因希望收生國際化而放寬。我們認為應重設限制,但由於本地學生對不同學系的研究院課程有不同需求,我們認為硬指標應訂不多於五成非本地生,即非本地生不能超過一半。
  3. 同時,我們認為應優先取錄符合資格的本地申請者。這原則對於受本地生歡迎的學系,實在相當重要,也確保本地生取錄與否,應不受外來申請的多寡所影響。

大學自資課程

現時大學院校開辦大量自資學位及碩士課程,並吸引大陸學生報讀。不少大學都在大陸主要省市設辦事處,宣傳招生及作為面試場地。雖然這些課程是大學自資,但存在攤分教授教學時間及爭奪大學設施資源的問題,此風實不可長。現時在「非本地畢業生留港就業安排」計劃下,大陸生可留港最長一年求職,這些自資課程「學店化」,被用作大陸生取得香港身份證的途徑。

我們建議:

  1. 「非本地畢業生留港就業安排」計劃的留港求職年期,由一年減至三個月,以減低大陸生透過此計劃移民的誘因,並減少對本地生就業的競爭。
  2. 大學自資課程其實亦間接使用公帑,包括教授課節、使用課室及就讀學生使用圖書館及設施等,我們認為應最少有七成為本地生,才是合理。這可使院校開辦課程時,以本土學生興趣及需要作課程內容的主要考慮。

總結

我們期望政府撥入本港高等教育的公帑,應以培育本地學生為優先及最高的考慮,提高港人讀香港資助院校的機會,以達到「港人港大學」為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