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竟明博士
香港中文大學環境科學課程主任、生命科學學院副教授

戴耀廷的雷動計劃和聰明選民計劃,理論上好像公平,實在紙上談兵,機制漏洞多。由一個未懂得政黨運作、和未有參選過的人,憑空想像一個泛民太上皇的計劃,簡直是侮辱全港各區選民的智慧,更加是會誤了非建制派新陳代謝的契機,對全港反共抗爭有百害而無一利!

這計劃有一些泛民支持者附和,以為如此可以泛民過半反制立法會,殊不知立法會已經是分組點票和功能組別誤事,泛民過半也是於事無補的。令人傻眼的是,不少人由於對實際方法的不了解,誤以為如此可以令泛民過半,便可扭轉劣勢。另一邊廂,民主回歸論的徹底失敗,在回歸後期泛民已經步入立法會議會抗爭的困局;而雨傘運動展示街頭示威已經成為港人抗爭的另一主軸,看到要內外夾攻,議會街頭夾擊港共政權,將更為有效。

眾所周知,選舉注重政治理念和候選人的政治動員能力,協調機制尤其在比例代表制度是不利政黨政治,高壓統治者才想要用協調的東西。大家應該記得,梁天琦在新界東補選,也是要幾個星期加上出位行動,才能在投票日當天取得過五萬票。梁報名當天更是沒有人知道他是誰,最終透過參選工程,取得五萬多票,雖然這五萬多票當然很多是對梁特倒行逆施的抗議票為主,亦可以展現一人一票,選民表白支持港獨的自由,確實難能可貴。如果協調在未參選前希望可以集中民主票,並須減少泛民候選人,憑什麼公平機制,可以阻擋候選人參選,況且若是有人不協調,這樣的機制便會失效。但是雷動計劃的結果可以是抱殘守缺,供養了一些不思進取的所謂泛民的民意代表,卻要迫人含淚投票!

其實協調非建制派而要用上雷動計劃,既複雜又花費鉅大,而且難以操作,更以小數人抹殺大部分選民的選擇,對爭取民主大業的確是好心做壞事。大家要相信選民的智慧,和競選工程的重要,結果新界東補選楊岳橋仍然勝出。另外一個失敗例子是當年

新界東鑽石名單協調好了七人一名單,希望四人勝出在比例代表制下,結果只有三人勝出。

再說雷霆救兵和聰明選民,說要動員以萬計支持者,企圖要影響選舉結果,不是痴人說夢,不了解選舉時動員的困難,甚至建制也未必能夠這樣操盤。一直以來,非建制派除了民協,甚至研究選舉的學者,對雷動雷霆和聰明選民之計劃均有保留。大家怕指出這計劃的謬誤而被指為破壞泛民團結,所以一直少有人指出這計劃的問題,除了長毛和區諾軒。長毛指出這計劃不是數字計劃,卻是離地計劃,區諾軒亦有長文指出這計劃操作困難。

我必須在此指出,雷動計劃行不通、不民主、重操控、疑違法,大家不應該同意,更要高調反對。如果大家看得到以上觀點仍然是一意孤行,好明顯是違反民主原則的人,也不是爭取民主應有之義。我們同意區議會協調,是因為區選是單議席單票,而區選可以選擇的白區也多,協調便可以減少浪費資源,也希望可以有利開拓新選區。但是雷動計劃是憑空想像,實體操作行不通,既是抹殺了選民的選擇,兼且抹殺有意參選的人靠選舉工程來展現自己的政治主張,實在不該。